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一场展览与一部专著——作为文化典范的颜真卿及其书法

一场展览与一部专著——作为文化典范的颜真卿及其书法

  祭侄文稿 唐 颜真卿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今年年初,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的特别展览,展出了包括《祭侄文稿》在内的177件作品。《祭侄文稿》号称“天下第二行书”,同时也是颜真卿传世的唯一一件可靠的墨迹,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更耐人寻味的是,展览期间,一本研究颜真卿的英文书,成为“配套”,带本书去看展览一时风行。

  这是怎样一本书呢?它是去年出版,由杨简茹译、祝帅校译的美国汉学家倪雅梅的《中正之笔:颜真卿书法与宋代文人政治》。《中正之笔》(简写,下同)是英语世界围绕颜真卿的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学术研究专著,英文版于1998年出版,20余年之后才进入中文世界。该书虽因成书年代较早难免有材料与文献上的疏漏,但却凭借鲜明的问题意识和观照视角,脱颖于我们习以为常的书法史研究。“之所以要引进翻译这本书,不是因为这本书的论述多么全面,而是作为一种启发式的文本,可以给我们很多新思考。”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祝帅说。

  在国内颜真卿被热议之际,阅读专著《中正之笔》可谓恰逢其时。日前,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主办的“汲古论坛——‘中’与‘忠’:作为文化典范的颜真卿及其书法”便围绕《中正之笔》一书展开了讨论,以“一场展览”与“一部专著”的相遇为契机,谈到颜真卿和“颜体”相关的背后的艺术实践与文化典范。

  颜真卿能成为典范

  不是偶然现象

  众所周知,颜真卿书法被历代书家所推崇,很多书法初学者都是从练习“颜体”开始的。公元780年初秋,颜真卿撰文并书丹了《唐故通议大夫行薛王友柱国赠秘书少监国子祭酒太子少保颜君庙碑铭并序》。尽管这块碑文是为他去世已久的父亲颜惟贞所写,但其高贵的谥号却是因其“神通广大”的子孙所得,代表来自王权的至高荣誉。因此,碑文代表的是整个颜氏一族的成就和家谱,并以《颜家庙碑》的名称而为世人所熟知。

  从书法技术发展的层面来说,颜真卿是如何形成这种书写方式的?为什么他的楷书被推崇为“颜体”?

  “我们讨论颜真卿,离不开唐代书法史的构建。唐代书法实际上还是一种类似于不传之密的记忆,而能够让一个书法家养成的,可能就是他的家族影响。”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谷卿发现,唐代不少书法家都是亲戚,他们在庞大的家族网络中,开展艺术的研究、鉴藏、创作和交流。

  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副主任史睿也认为,颜真卿书法之所以有如此形态,与整个家族的城市流动史和大族姻亲关系密不可分。他认为:“颜家的传承体系其实是有断层的,由于颜家中间传人早亡,包括颜真卿的祖父,他们幼年时代没有接受到父辈的教育,而是由舅舅完成。我们由此可以看到姻亲关系在书法传承上的意义和作用。”

  “宋代,儒家的家国思想在文人士大夫中发展到极致。对于宋代人来说,除了韩愈、杜甫等,唐代似乎很难找到如颜真卿一样符合宋代审美理想的人物,他的被发现也不是偶然现象,故而能得到韩愈、欧阳修身体力行的推崇。”《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副编审管琴认为,颜真卿大气磅礴的书法美学,和其性格中的“中正”一致,与儒家的家国观念吻合。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阅读全文

 

一场展览与一部专著——作为文化典范的颜真卿及其书法

标签:

责任编辑:王贵溪

相关新闻

唐代墓志拓片巡展带你“梦回唐朝” 狄大人的书法元芳你怎么看

《袁公瑜墓志》狄仁杰撰书 书法就仿佛这春日的天气,毫无征兆地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先是上博重磅的“董其昌大展”,然后又赶去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排一小时的队,只为看五六秒的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再到西安的“丰碑——颜真卿名碑拓片特展”。 而这股热潮,杭州也是不会错过的。...

【古人有瘾】《祭侄文稿》之外,颜真卿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9-05-13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