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安庆民间组织重金悬赏寻找杨汝穀族谱、后裔

安庆民间组织重金悬赏寻找杨汝穀族谱、后裔

杨汝穀后裔在纪念馆前合影

近年来,随着“六尺巷”故事的传播,更多的人知道了“父子宰相”张英、张廷玉,而与张廷玉同科进士、同朝为官的还有一位同乡杨汝榖,却鲜为人知。杨汝榖曾任都察院掌院左都御使(别称总宪或副相),名列九卿,地位显赫,但他生前为官勤谨恪慎,逝后低调务实传家,其事迹竟淹没于历史长河,不为人所知。作为这样一位先贤故乡的人们,追溯他的历史故事,阐发他的为官齐家之道,无疑对于今天的我们有着极大的意义。

2015年初,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会会长任祥斌与执行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副编审张全海博士等一行15人的考察队,来到安庆市大观区山口乡寻找志书记载的杨汝穀墓。山口乡领导积极联系当地知情村民担任向导,终于在纱帽山灌木丛中找到了杨汝穀墓。

杨汝穀墓是夫妻合葬墓,当时已经掩映在灌木荒草之中,完全没有了一品大员墓的应有气象。尤其明显的是该墓上有一个盗洞,往里探望隐约可见棺木。其夫人刘氏墓碑曾经断裂经修补后竖立原处,而杨汝穀墓碑则倒卧在地上。两块石碑上的字迹仍清晰可见,均为桐城张廷玉题写,立碑年代是清乾隆十一年,杨汝穀墓碑上书“清故光禄大夫予告都察院掌院左都御史加三级谥勤恪杨公讳汝榖大人之墓”,内容与史志所载信息相符。墓前是一片开阔缓坡,但却没有看到巨大的神道碑,也没有石雕神兽,满目只有树木藤蔓,颇是荒凉。

2016年清明节,由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会与安庆纱帽山公墓管理处合作建设的安庆首家民办公益性历史名人纪念馆——杨汝榖纪念馆,在安庆市大观区山口乡纱帽山落成开馆。杨汝穀后裔在时隔百年之后,分别从天津、西安和北京等地首次赶到祖籍地安庆,祭奠先祖并参加了开馆仪式。南开大学作为杨汝穀直系后裔、著名化学家杨石先院士生前所在单位,学校档案馆也委派了三名工作人员来到安庆,拍摄、搜集此次活动资料。

据张全海介绍,都察院掌院左都御史,类似于今天纪检监察部门的最高首长,可谓位高权重。考察杨汝榖的履历,发现他曾先后四次任御史,最终以御史的最高职位退休。在古代,御史的职责是监察时弊、弹劾百官及向皇帝提建议。据《满汉名臣传》记载,杨汝穀曾多次履行职责,弹劾地方官员,向中央提建议,如奏报河南荥阳黄河侵蚀土地,人民因交不起税赋而离家外逃,请求减免地方税银,得到乾隆的允准。

杨汝穀的子孙科第连绵,文官武职众多,可谓鼎盛一时,但我们很难从史料文献中找到杨氏家族的显赫事迹,杨汝榖《石湖诗集》中也充满了平淡的气息。乾隆三年,杨汝穀请求退休,得到皇帝的恩准,据杨氏家族内部祖传,当时乾隆连书十三个“福”字相赠,还将自己的便帽赐给了杨汝穀,可谓恩礼有加。不过我们从清初桐城人陈度《亭上作画怀杨石湖》诗中却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酒杯安得同君把,趁我今朝卖画钱。”生动描写了一位靠卖画为生的困窘书生与一个曾经位高权重的清贫官员拮据的生活场景。

杨汝穀去世后,葬礼是怎样的,没有史料记载,按清朝的礼制,一品官的丧事应该是极其隆重的。据雍正朝《大清会典》记载,一品官坟墙两面,各长28米,坟墙周长112米,内径约35米,坟高6米,官府拨款500两白银,派两户人家专门看守,整个墓园长144米,配石望柱、石虎、石马、石羊、石人各一对,竖有石龟底座、螭龙额首的巨大石碑(另拨款350两白银制造),造墓费用由政府全额拨款,修成后皇帝派钦差到墓前宣读祭文,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但从今天的杨汝穀墓来看,似乎与典制相去甚远。为什么?我们至今没有找到答案。但从现场遗存和地势来看,似不可能达到这种规模。因此目前我们只能认为,作为一个如此低调的个人及家族,很有可能实行了“丧事从简”的低调做法。

杨汝穀的事迹,淹没于浩瀚历史之中,可谓默默无闻。不管从历史文献还是墓园规模来看,杨汝穀的生与死都极其低调,在世时谨慎勤勉,两袖清风,去世后墓地俭约,毫无一品大员墓园奢华景象。以今天的标准来说,无疑是一位廉洁清贫的高级官员。

杨汝穀家族世居皖城天台里,与状元刘若宰家族、怀宁任氏家族、张清议家族、王星拱家族、桐城张廷玉家族、麻溪姚氏家族等世家大族多代通婚,家族繁盛。到清咸丰年间,杨秉璋中进士(与两朝帝师、状元翁同龢同科),家族中兴,延传至其曾孙时,杨石先为南开大学资深校长、中科院第一批院士,杨继曾于1958年在台湾任“经济部长”。

2019-05-18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