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喻继高:花鸟工笔的时代气息

喻继高:花鸟工笔的时代气息

喻继高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12期,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中国画,以其“借物抒情”、“天人合一”的审美趣味,体现了人、自然、艺术和谐统一的最高境界,而形成悠久辉煌的历史。从表象类型上看,“工笔”与“写意”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形式方向。

20世纪是花鸟画艺术的转型期,50年代后期开始,江苏中国画创作在全国异军突起,逐步形成了两个画派:一个是以傅抱石为首的新金陵画派(山水画为主,人物画为辅),另一个是以陈之佛为首的江苏工笔花鸟画派。尤其是陈之佛先生创立的代表江南风格的工笔花鸟画,继承院体兼收东洋绘画和装饰艺术之长,将新的艺术品位注入到传统的绘画样式中。作为这位画坛前辈的入室弟子,喻继高不但继承和发扬工笔花鸟画的改革和创新精神,摒弃了古代在野派中恬淡幽远的隐逸之气,也受到了傅抱石先生的影响改变了以往艺术里贵族化的游戏作风,其艺术功能更接近于大众美感需要和情感因素,使矜持的工笔花鸟画融会了强烈的时代气息。

喻继高:花鸟工笔的时代气息

喻继高作品《春满园》

傅抱石的入室弟子

喻继高1932年出生于徐州,家境贫寒,从小务农。少年时代的乡野生活激发了他对自然的质朴感情,并爱上了绘画。1951年,他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幸运地成为傅抱石、陈之佛两位大师的学生。傅抱石对他的影响主要在坚定地走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之路,陈之佛对他的影响则在工笔花鸟创作理法和沉静心态。

“1951年,我考上南京大学艺术系的时候,先生就是我的中国画老师,并亲手把我们从一年级送到四年级毕业!有人说,我们是最幸运的一批学生,因为傅先生以前只教美术史论,从没教授过中国画!”提起自己的老师,喻继高老先生依然清楚地记得。

那是在南大六朝松旁梅庵的一间教室,傅先生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长衫,臂间夹着一本著名画家陈之佛的画册。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颇有神采。

喻继高说,傅抱石先生知道他是个穷学生,就经常把自己的纸墨送给他,在艺术上给他特别的指点。出去写生的时候,手把手地教喻继高怎么对梅花写生。写生之余,傅抱石还拿出夫人罗时慧亲手做的干切牛肉,给这些穷学生们打打牙祭。最让喻继高激动的是,傅先生还破例让他进入了自己的画室,这在别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礼遇。

艺术界都说,傅抱石画画得好,是因为画室中有秘密武器,所以他极少让人进他的画室。1959年秋天傅抱石刚刚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了一幅《韶山耸翠》,因为画幅大,傅抱石点名叫喻继高去画室协助。

喻继高原来以为,像老师这么有名的画家,画室一定是窗明几净,布满了字画古董,但进去一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傅先生的画室普通得近乎简陋,墙壁和地面上全是墨迹,除了一个大木头画案和靠在墙角的几卷纸外,几乎什么都没有,这也打破了人们对于傅抱石画室的传说。

1955年,喻继高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江苏美术工作室和省文化厅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还能经常见到老师。1959年,作为一个后辈,他还有幸和傅抱石、陈之佛、胡小石、蒋仁等著名书画家合作了一幅花鸟画,这件事让他终生难忘。

那年冬,江苏省在傅厚岗政协礼堂召开文艺界重要会议,省市许多领导和文艺界知名人士都出席了大会。突然,傅抱石给喻继高打来电话,要他准备好画画的工具纸张到会上来,原来会议间隙,许多画家要画画。喻继高带着纸笔来到会场,陈之佛先生首先开笔,在四尺宣的右下角画了一枝淡雅的腊梅。“接下来谁画?”有人问道。傅抱石先生突然冒出一句:“继高,你来!”喻继高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场的都是当时江苏书画界的顶尖人物,学生辈的喻继高可不敢随便动笔。但傅抱石又鼓励了他一次,喻继高终于鼓起了勇气,在腊梅下方画了一株艳红的山茶,傅抱石,陈之佛两位老师都对他报以了赞许的笑容。

接下来,傅抱石在画上添了一根壮硕的石笋,蒋仁先生画了三只八哥,著名书法家胡小石则以“迎春图”为题写下了落款。装裱好后,这幅《迎春图》长期被悬挂在政协礼堂,但到了“文革”期间已荡然无存了。很多年以后,喻继高听说,这幅画被南京博物院收藏了,他特地去拍了张照片,放在自己书房中,作为自己和老师之间情谊的永久见证。

文人画与民间审美相结合

2019-05-23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版权所有